当前位置:主页 > 股票资讯 > > 正文

A股退市不再难 市场化自救才是出路

未知

  A股“退市难”的标签正在快速褪去,特别是在面值退市制度出台之后,触发该项条款而被迫退市的公司数量正在快速增加。在去年中弘股份成为“面值退市第一股”之后,今年以来又陆续有雏鹰农牧等多家公司触及此项条款而被退市。
 
  但单纯的“一退了之”并不能解决退市对投资者、债权人造成的损失,破产重整、破产和解等手段,应当成为所有濒临面值退市的公司提前谋划、积极思考的方向。
 
  从“退市难”到“保壳难”
 
  和A股早先主要和业绩盈亏挂钩的退市机制相比,面值退市最大的进步是将退市主导权交给市场,由全体投资者“用钞票投票”来决定退市与否。在以往“十个便宜九个爱”的情况下,鲜少有股票会跌破1元,更何况面值退市制还留下了“连续跌破面值20个交易日”的缓冲期,看起来触发这一条款的概率并不大;但从市场走势来看,绝大部分股价跌破面值1元的公司,最终都很难走出退市泥淖。
 
  在今年以来A股强势上涨超过两成、较去年明显回暖的情况下,1元股从“退市难”变为“保壳难”,不得不说是个值得玩味的现象。
 
  如果说这些公司都无所作为、坐等退市也并不客观,在面临退市危局的同时,许多自救措施包括公布重组方案、董事长卖房增持等,但大多泥牛入海,不见成效。面值1元从底线成为了虹吸的黑洞,还是在大盘整体相对强势的状况下,说明A股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摒弃了“炒低”、“炒差”之风,无疑是一大进步。对于参与低价股的投资者来说,现实的市场走势是最好的风险教育,即使是1元“地板价”也有很大的可能掉入地下室,甚至如雏鹰退(002477,股吧)(002477)那样被惨套八成。
 
  监管趋严,“重组老司机”为过去还债
 
  这些濒临面值退市的1元股,为何遭遇市场“用脚投票”,甚至连自救措施都反应冷淡?监管层加强信息披露真实性的管理是其中的重要原因。在一些公司出台自救措施之后,常常会收到交易所的询问。
 
  比如,华信退(002018)在7月底股价跌破1元面值之后,曾经计划通过《债务债权抵消协议》来提升公司业绩,但在深交所问询协议的商业合理性之后,未能及时答复而只能取消协议,导致失去“救命稻草”股价加速归零。在加强监管的背景下,上市公司想要通过一纸协议为财报涂脂抹粉,甚至指望就此刺激股价上涨已经难度很大,这不得不说是监管的进步。
 
  另一方面,已经或濒临触发面值退市的公司,不少是“重组老司机”,本身就是以前通过重组借壳上市。在面值退市股中,中弘股份、华信国际、印纪传媒分别由科苑集团、华星化工、高金食品借壳而来,*ST神城、*ST百特、*ST华业、*ST鹏起、*ST九有、*ST中安等都属于典型的借壳上市,*ST大控等则经历了实际控制人和公司名称变更,资本运作、资产收购的动作不绝如缕。在爆出财务黑洞、业绩地雷引发股价暴跌的情况下,想要再用“熟悉的配方”来提振股价,已经丧失了号召力,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正是上市公司及其控制人的信用已经严重破损,破镜难圆。
 
  “市场化自救”胜过“一退了之”
 
  A股从以往的“炒低、炒差”到现在面值退市股“保壳难”,正是市场走向成熟的里程碑之一。但不管现有的股东是持有还是抛售,没有上市公司回购的话,总是要有投资者来持有这些即将退市公司的股票;如果大股东提前减持“金蝉脱壳”,退市对中小投资者的影响面还会进一步扩大。
 
  此外,这些退市股往往涉及复杂的债权债务关系,“一退了之”不仅让持股者受损,对债权方也不是什么好事,甚至有可能引发债务连环爆的风险。因此,如果这些退市股还有一些优质资产的话,通过市场化自救的手段实现债务重组,对各方或许都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近期*ST华业(600240)的破产和解思路或许可提供若干借鉴,公司从6月份开始便积极和债权方协商,实际控制人近期还承诺向公司无偿注入资产,也让该股今年的第三次“面值保卫战”取得成功,又获得20个交易日的喘息机会。虽然能否最终摆脱面值退市危机还存在很多变量,但只要对改善上市公司质量有利的方案,都应当让有关方面积极尝试,争取降低投资者损失,化解债权风险。
 
  壹配资建议,针对目前面值退市规定中“20个交易日”的限制,不妨适度放宽,允许上市公司在股价连续10个交易日跌破面值之后,主动申请停牌来实施自救。停牌的时间最长可达半年,让上市公司及大股东有充分的时间来提出改善公司基本面,或引入真正有转变公司的重组方。而对监管部门来说,在停牌网开一面的同时,也不能放松对自救方案的审核,以免又沦为一场资本游戏的闹剧。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A股退市不再难 市场化自救才是出路"全部内容,更多内容敬请关注股票配资门户!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