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真钱-官方网站

会员:fqezzqs时间:  2017-08-07 13:55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60 分)

我选择的立场就是继续成为这样一个思考者和批判者,如果可能的话,也想成为一个预警者,无非是盛世危言嘛,我希望被嘲笑,希望自己所有的担心都落空,非常希望。

——北京大学教授戴锦华

做一个建设者,永远比单纯的希望砸烂它取而代之的批判者,更难能可贵。

——马海祥博客

不仅当一个批判者,也要做一个建设者。

——《人民日报》

对于“批判者”和“建设者”,你更欣赏谁?请综合材料内容及含意作文,体现你的思考、权衡与选择。

要求选好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要套作,不得抄袭。

 

 

分析解读:

1、先要研究三则材料各自的含意。看含意是选择的基础,首先得知道材料的含意,弄清楚了含意,才知道自己更欣赏谁,才能选择。看含意是比较的基础,比较,主要是比较含意,也是自己选择的理由。

2、“批判者”与“建设者”各代表一类人。弄清楚它们的含意,辨析概念很重要。在这基础上比较、权衡,写出更欣赏谁。

3、对于“批判者”和“建设者”,你更欣赏谁?这句话是说在这两者之间选出一个你更欣赏的,可是作文材料给了三种情况:做批判者、做建设者、既做批判者又做建设者。我想这三种选择哪一种都可以,都是符合题意的。所以这句话不如改成:以上三种情况,你更欣赏谁?

选做批判者,最次,因为它只预警无解决办法;选建设者属中等,选做批判者和建设者最好。

4、作文的基本思路:选择+比较、理由+结论。

5、主要运用比较思维和因果思维。

6、资料背景:

1)戴锦华说上边的话的背景:

 记者:你的一句“我也没有解决方案”成了一些人质疑甚至攻击你的把柄,这么说是因为作为一个女性学者,你也只擅长分析不擅长解决吗?

戴锦华:不,这与我是女性无关,这是更高层面的问题,是人类的问题。首先我不假装我有解决方案,我甚至没有关于一个更好的世界的想像,虽然我渴望一个更好的世界。但我觉得,所有的人,如果不开始共同去探讨这些问题,不共同去想像一个更合理的世界,那人类可能从此没有出路,没有未来。问题不提出,问题仍然在,仍然继续恶化,你是首先提出,设法去改善它,进而改变它?还是你等着它爆炸,等着它以灾变的形式出现?虽然世界,尤其是中国,正处于一个数百年未有的盛世,但同时也处于整个危机濒临爆发的状态。我选择的立场就是继续成为这样一个思考者和批判者,如果可能的话,也想成为一个预警者,无非是盛世危言嘛,我希望被嘲笑,希望自己所有的担心都落空,非常希望。

 

2)马海洋说这话的背景:

做一个建设者永远比一个批判者更难能可贵

我问过很多同龄人,也问过比我大不少的人,他们还在奋斗吗?他们还相信奋斗吗?让我吃惊的是:大多数人已经不相信了奋斗,但是又愿意奋斗,我只能说这帮人,很可爱,不是吗?

对于电视剧《亮剑》我想很多人都看过,都喜欢里边的李云龙、丁伟、赵刚这些老一辈革命家的象征形象,可是也许我们不知道,原来这部电视剧仅仅拍了一半,小说原著里,剩下的一半却没有拍,因为话题敏感。

在小说的后半部分,丁伟被抓了,赵刚冯楠夫妇自杀,李云龙田雨夫妇自杀……,这部小说很像余华的作品《活着》《兄弟》,读完,让人想哭,人为什么这么坏?赵刚和李云龙的自杀,不是因为他们无法忍受那个时代赋予他们的屈辱,而在于他们内心价值观的崩塌,在于他们的生命早已没有了理想的尊严,他们无法面对自己打下来的江山变成那个样子……,充斥着特权、腐败、独裁、混乱。

现在,我们也都习惯于批判政府的决策,仿佛政府的人是一群弱智,却永远看不到政治体制改革的缓慢进步。

当我看到像《炎黄春秋》这样的杂志在研究新中国一些历史的时候,总是在分辨是非,而从来不会考虑“民生”的时候,我忽然感到从内心散发出来的悲哀。

马立诚先生写过一本书叫《历史的拐点》,讲的是中国历朝政治改革。马先生发现一个规律:我们这个民族,可以容忍十几次的暴力革命,却永远成就不了任何形式的改革,除非这个改革是几百年的潜移默化的进步。

在中国,任何改革,只要是短期的,就必然是极端的、反复无常的,人性的丑恶在一个好的出发点后暴露无疑,改革者往往是孤独的,不仅仅因为所做的事情是开创性的,不仅仅因为所做的事情破坏了原有的利益阶层,更重要的是改革受益者往往成为另外一个利益阶层。

可怕的不是改革者同僚的背叛,更不是政治对手的猛烈反击,而在于中间那些“沉默的大多数”,他们更像是在“坐等渔翁之利”,总在等待着自己得利,总在希望现有的既得利益者被消灭。

可以说我们这个世界很奇特,二战德国战败后,纳粹仿佛没了,几乎世界上所有人都在批判纳粹,除了一部纳粹的遗老遗少们还念念不忘希特勒,除此以外,仿佛所有人都是好人,那些大屠杀好像就是希特勒个人所为。

抗日战争结束后,日本的军国主义仿佛没有了,那些毒气实验、活体实验,好像已经被认为是现代人不可能赶出来的事情。

文革结束了,当时在文革期间粉墨登场的人物似乎也都变成了好人。

人啊,不要忘记自己的历史!

文革期间,有多少个儿子为了和父亲划清界限而选择伤害自己最亲的人?有多少妻子为了和丈夫划清界限而选择告密、揭发?有多少文章中显得有骨气的文化人,对自己的好朋友落井下石?在一个丧失理性的社会,以往的美好已经被抛弃。

道德、爱心、良知和尊严都不复存在,而奴颜婢膝、贪婪、告密甚至落井下石等人类最为卑劣的品质则沉渣泛起,毒汁般侵入人们的血液,可爱而麻木健忘的人们,就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复着历史。

看了《建国大业》和《建党伟业》这两部本身就不算电影的电影,深深的为那些不计回报,奉献几十年青春甚至生命的人们而打动,因为,在他们眼里,建设一个富强、民主、文明的新中国,是一个伟大但坚实可触的理想。

翻看那会儿的资料,很是惊讶共产党人的大无畏精神,为了理想,他们可以用前胸去迎接射来的子弹;为了理想,他们被自己的同志误解也愿意去牺牲,黄埔三杰中的蒋先云(另两杰是陈赓和贺衷寒)等等优秀的共产党员,不是死在敌人的枪口下,而是死在了自己人的肃反中。

------

我想文革时希望改造精神的初衷有它可取之处,但是正是因为在过程中对“人”的不尊重,让理论的争执变成了“人身攻击”,很难想象的出,人可以对他的同类施以如此让人发指的残酷!

人怎么可以这么坏?这些坏我们能单纯的归宿到某个或某些领导人身上吗?人民本身没有问题吗?

每个正常人身上都同时存在着人性与兽性,不善于调整,加强修养,那兽性就会抬头。

在一个可以肆意伤害别人而受不到惩罚的时代,人们缺少畏惧,也就让人更容易受到伤害。

中国有句古话叫“乱世用重典”,真是这样吗?是不是一个盛世就可以不用重典?我们需要的是一部稳定且不断完善的法律,而不是一部可以改来改去的法律,尤其是一部权力可以凌家于其上以至于不被尊重的法律。

看看历史,看看那些旧版的新华日报,你会发现那时候人们的理想与努力,那时候不是没有坏人,但主流是好的,因为大家都知道什么是好的。

小时候,叔叔家里被偷了,我问奶奶:“小偷是不是从小就偷东西?”奶奶说:“不是,人啊,穷极生劣!”好的时代的标志是:坏人对作恶有畏惧之心,而好人或者说普通人不作恶。但坏的时代的标志是:坏人肆无忌惮的作恶,而好人或者普通人因为没有畏惧,而在受到伤害的时候用更恶劣的手段“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德育救国,教育救国,美育救国”,如果人们不知道什么是美的,什么是畏惧,又有什么理由可以抱怨他们的行为呢?

现如今这个时代,我们已经习惯性的去批判,仿佛我们对一个事物不满的时候,我们总是希望它被消灭掉,而不是建设性的去推动进步,我们宁愿用暴戾的态度,缺乏宽容,缺乏坚持,缺乏信任。

试问:我们代替被我们批判的那些人去做事情,就一定会做得很好吗?我很害怕一个充满了批判的社会,我很害怕一个不在理论和实践中有所进展,而只会往人身上招呼各种谩骂的社会,你们不害怕吗?文革时,有多少今天教训别人,明天自己又被另一拨人教训的例子?

说实话,我对现在的时代也有很多很多的不满,比如:慈善基金会永远不告诉我们捐款干什么了;

比如:房价越来越高,对我等而言,一年的工资连卫生间都买不到;

比如:我来北京还要办暂住证,一个中国人在中国的首都还要TMD“暂住”;

比如:我们习惯于吃各种没有安全保障的食物;

比如:我们各种奋斗,但是国企和民企差异这么大;

比如:微软的员工比我们收入高好几倍,我们还要说人家是“剩余价值还是被剥削了”;

比如:大多数女孩子的妈妈希望我们娶他家女儿的时候要有车有房,MD,我们的父辈哪个时30岁的时候就有自己的房了;

比如:我们的食物加工时,可以加各种添加剂;

比如:我们民间文化越来越被抛弃,因为我们觉得古人都是弱智;

比如:原先我们的木头凳子坏了可以让它在自然界自生自灭,而现在我们用旧了一把椅子,随手一扔,其实它要几百年才能降解……。

可是,不喜欢不代表它不对,最多只能代表它不够好,也许我们太傻,在这个时代,我们仍然愿意相信用我们自己的努力,总能在这个社会上立足。

我们相信房子越建越多,需要房子的人能买到房子;我们相信,我们会吃上放心健康的食品;我们相信,我们的孩子以后可以随便选择上一所小学,因为所有小学的老师不论水平怎么样,都能让我们的孩子爱上学习,健康成长;我们相信政府是为它的人民服务的,即使不是什么公仆,也要和蔼可亲一些,绝对不是老爷……。

社会的进步总是缓慢的,任何迅速的,都可能是偏激的,我不想赶英超美,只想安安稳稳的进步,因为怕没有福气享受。

马海祥博客点评:

意识形态的差异不代表人格的差异,每个人都是建设者,而不要只做一个希望砸烂一切现有事物的暴力思考者,社会要进步,人民不能不进步。

也许这篇文章会有争议,但是如果你不信任什么事情,用行动来质疑,而不是口舌,在如今这个社会,做一个建设者,永远比单纯的希望砸烂它取而代之的批判者,更难能可贵。

 

3)有“批判精神”,也要有“建设心态”

——辩证看待社会发展与问题之四

本报评论部

2013052308:18   来源:人民日报

推动历史前进的力量,不是置身事外的冷嘲热讽,也不是痛快一时的情绪宣泄,而是破与立的对立统一、批判与建设的相得益彰

 

  曾有人说,批判精神,是呼唤进步的闪耀火花,它证明至少我们还没有沉沦;批判精神,是追求真理的神圣之光,它证明至少我们还没有堕落;批判精神,是面向未来的热切向往,它证明至少我们还没有绝望。

  诚哉斯言。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上,批判是思想进步的活水、社会发展的源泉。没有哥白尼的批判精神,就没有神学大厦的坍塌,也就没有我们所生活星球的真相;没有费尔巴哈的批判精神,就没有对黑格尔哲学的扬弃,也就没有马克思主义的登场;没有共产党人的批判精神,就不会有社会主义中国的拨乱反正,也就没有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正是在批判中,我们突破一个又一个禁区,从必然王国一步步逼近自由王国。

  如果说问题是时代的呼声,那么批判则是对这呼声的回应。在认识论层面,批判是认识问题的逻辑起点;从方法论角度,批判为解决问题、推动进步提供了契机。然而,仅仅有批判精神,混沌的世界是否就一片澄明、丛生的问题是否就迎刃而解?

  比批判更进一步,费尔巴哈贡献了唯物主义的思想武器,哥白尼勾画出太阳系运行的真实图景。中国共产党人的态度,毛泽东说得清楚:“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

  这样的态度,是辩证唯物主义者的态度,也是历史唯物主义者的态度。在他们眼中,推动历史前进的力量,不是置身事外的冷嘲热讽,也不是痛快一时的情绪宣泄,而是破与立的对立统一、批判与建设的相得益彰。他们懂得,当批判精神异化为“为批判而批判”,不加分辨地否定昨天、鄙薄今天、怀疑明天,结果只能陷入历史的虚无:昨天一无所有,今天一无是处,明天一无建树。

  社会总有不完美,值得批判的事情岂止车载斗量。13亿人口的中国,快速发展的转型期,有问题,甚至有很多问题,都再正常不过;即便是已经“熊抱”现代化的发达国家,也不得不承认,“今天,技术的进步已经使得人类可以往返于地球与月球之间,但我们在处理人类事务方面依然捉襟见肘”。对这些问题拿起批判的武器,正确而且必要。问题是,如果人人都坐而论道,谁来为我们解决问题?

  与解决问题相比,做个“批判家”并不难,对照理想,现实的缺憾俯拾即是。做个“愤青”就更容易,只需加一句“这个社会怎么了”,微博便会“很有气质”。但是,复杂的矛盾不会因批判自然遁形,社会的正义更不会因批判自动实现。斯洛文尼亚前总统德尔诺夫舍克说得好,“单靠政治人物的努力是难以改善世界的”。社会的每一根毛细血管,都不能放弃对肌体健康所负有的责任。

  批判是通向正义感的捷径,是体现存在感的绝佳方式,但历史的责任不允许我们满足于道德飙车。中国的进步,不只需要“好不好”、“该不该”的判断,也需要“行不行”、“能不能”的探寻。制度的改革,社会的改良,人心的改善,有待众人一起发力。鞭挞黑暗时,点亮蜡烛;蔑视贪婪时,拒绝同流;痛斥冷漠时,伸出双手……我们不仅要做提出问题的共同体,更要做解决问题的共同体。

  “颠簸于批判主义的无边波浪之中,我们需要寻找一块陆地建构自己的理想。”令人欣慰的是,在我们的时代,有18名路人漠然而过的佛山街道,也有大学生司占杰倾注爱心的麻风病村庄;有彭宇案莫衷一是的质疑,也有硕士生李英强兴办乡村图书馆的志向;有郭美美炫富的空虚手袋,也有志愿者行动的朴实守望;有校园里“怀疑的时代还需要信仰吗”的不休争论,也有新闻界“我是建设者”倡议的强烈共鸣……站在这块剧烈转型的不完美土地,有人沉溺于愤世嫉俗,有人习惯于悲观抱怨,但总有一些人以行动肩起责任,用积极主动的点滴努力,积攒起改造社会的正能量。

  时代不仅需要解构,更需要建构。不要把批判的自由留给自己,却把创造的权利让给别人。历史的原野如此辽阔,作为时代的一员,你完全可以栽下花草、留下芬芳,种下树木、留下清凉。不仅当一个批判者,也要做一个建设者,每个人的一小步,就是时代前进的一大步。(资料来自网络)
现金赌博现金网站立即博网址龙虎斗游戏全讯网新2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