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会员:sss188  等级:  点击:  2017-1-24

“阿姨,你有没有A肝、B肝,或是C肝?”儘职的侯放射师这样问做心导管的病人。

“我有G肝。”病人回答。

“病人有C肝。”放射师大声通知大家。

当病人有C肝时,我们的SOP标淮作业程序会有些不同。没想到,这位病人又说话了……

“我们家卖鸡,有很多鸡肝!”

还有一次在繁忙的门诊中间时,接到同仁打来的电话,颇有些兴师问罪之意:“洪主任,我介绍给您看的那个XXX床病人,您早上查房时到底跟她说了什么?她一直哭、一直哭,从早上哭到了现在。”

我完全摸不著头绪,病人心脏病进来,恢复得很好,应该过几天就能出院,根本没怎样啊,早上查房时也非常一般。“我没有说什么啊,隻有跟她说她得了C型肝炎。”

“那她为什么一直哭,说她被判了死刑了啦。”

我回想著她的病情变化,没什么啊,就是心脏病住院,肝功能有些异常。

“她说她得了死刑e肝炎,一定会死的啦。”

“死刑……e肝炎?现在的医学没有什么肝炎会判死刑的啊?啊……”我恍然大悟,了解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是用台语跟她说她得了C型肝炎,不是死刑肝炎啦。”

早上抽血报告出来时,我用台语告知病人她得了C型肝炎,出院后要记得定期到肝胆肠胃科追踪。病人听了脸上文风不动,隻有嘴角抽了一下,我以为她完全了解状况,没想到当我们离开后,独自一人住院的她却开始号啕大哭,打电话给家人交代后事。原来,她把“C型”肝炎,听成了“死刑”肝炎。

我放下了门诊,赶快回病房跟病人解释清楚,她一边擦著眼泪,一边不好意思地咧开嘴笑了起来。但我也深自检讨我的台语发音,从此以后,当我需要通知病人得了C型肝炎时,绝对不用台语,不是用国语说“你得了C型肝炎”,就是直接简称“C肝”,绝对不再用台语发音“C型肝炎”了。

荣民伯伯拒绝看胃科
有时为了找出疑难杂症的破案线索,得从细节裡爬梳,想办法从中理出一些跟病情相关的蛛丝马迹,所以我在病历上会记录病人的职业动态、运动习惯等等,尽量写得愈详细愈好。

有一次,一个病人女儿陪妈妈来看病,对我在电脑上记录的病史非常感兴趣,便在我问诊时盯著半转向病人的萤幕,一个字一个字读了起来。看到一半,她突然笑了出来,我跟病人的诊疗被她打断,停下来看著她。她用手指著萤幕:“妈妈退休后,是做『公益』,不是『工艺』。”

我有点不好意思,连忙把病史修正回来。其实,当我在做那段记录时,还有些钦佩这个病人,想她退休之后做工艺,手怎么还能保养得那么好。

类似的例子还有一个。以前在北荣当住院医师时,需要看门诊,某天一位乡音很重的荣民伯伯在诊间大发雷霆:“我要看『围可』,为什么把我挂到这边来了?”

“伯伯,这裡就是胃科,胃肠科,没错啊。”

“我要看『围可』、『围可』,不是『围可』!”伯伯生气地加强语气。

“伯伯没错啊,这裡是胃科。”

“『围可』,我手破个洞,要看『围可』!”

“您说的是外科?对不起、对不起,马上帮您改挂。”

“对嘛,早就跟你们说是『围可』。”有人听懂了,伯伯也就不生气了。

沟通,实在是一门很深奥的学问。
   
  • 文章评论

  • 我要评论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