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会员:sss188  等级:  点击:  2017-4-2

高中时骑机车还不用戴安全帽,没有捷运、手机跟App,上学唯一的方法是搭公车投零钱。下一班车要多久才来?会过站不停吗?挤得上去吗?每个上学的早晨都很心烦。

我开始不吃午餐,存钱投资自己的十八岁,一年后瞒著父母买了辆二手重机,趴著骑、脚踩换档的那种。上路之后,女同学告诉我:“搭公车时看到你超车耶!”通勤开始变得不凡也不烦。

可惜,轮胎磨损换新要三千、双汽缸引擎换机油一次是七百;法律即将强製规定骑机车要戴安全帽、排气管放炮的维修费开始不敢去想。零用钱不够养车,也总不能都不吃饭,一年后隻好把车卖掉。

再度搭上平凡而拥挤的公车上学,望著窗外的骑士们一个个顶著厚重的安全帽。我心想:“管他的,反正我拉风过了。”
   
  • 文章评论

  • 我要评论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