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会员:sss188  等级:  点击:  2017-4-15

但对于自己有生育的主导权,拥有女性的躯体,我认为是一种祝福,并因此而有机会经历这一场奇妙的旅程。小小的受精卵在温暖的子宫内找到旅程的起始点,母体的剧烈变化伴随着心灵上的探索,原本独立的两个个体,毋须语言,通过脐带有了交流,孩子的心跳声随着血液流动,与身体每个细胞分子产生共鸣。能够以自己的身体与意志迎接新生命的降临,我认为这是上帝赐予最棒的礼物。

十五年前,我幸运地得到了这份礼物。四岁的女孩看的童书不是传统迪士尼版的灰姑娘和白雪公主,而是《The Paper Bag Princess》;在故事中,公主奋勇打倒喷火龙救了王子,却被王子嫌弃穿着不得体,公主不以为然地离开王子,寻找自己的幸福。还有另一本童书《顽皮公主不出嫁》(Princess Smartypants),公主不想结婚,只想跟怪兽宠物们一起开心生活,所以总是想尽办法赶走那些试图改变她的王子,公主一点都不想成为穿着礼服、任人摆布的洋娃娃。就如同《我这样告诉我女儿》书中所有的母亲一样,我们试着用自己的方式告诉女儿,她毋须在意他人的观点,也不需要被狭隘的传统思维制约,她可以独立思考、并选择任何她想要的生活方式。

如今,正值青春期的女孩,学校开始留第八堂课晚自习,某一次发了轮值班表通知单给家长,要求每位留下晚自习的学生父母,轮流到校陪读。女孩将通知单的备注大声念出:请家长勿穿制造咔塔声响的鞋子或涂抹浓烈香水。我问:“何谓浓烈香水?”每个人对香气的接受度不尽相同。女孩接着说:“同学都说你跟其他妈妈穿得都不一样,你到学校可以穿正常一点,不要穿奇怪的鞋子吗?”我回答:“做自己就好,为何要因为别人的看法改变穿着呢?”女孩生气地说:“我不是要你这么做,只是……”

没有继续辩解的女孩知道,每个人都该是独一无二(我总是跟她这么说),但她也不喜欢变成同学讨论的对象。

表皮之上的形象与举止,或许只是一个包装,但我们的穿着打扮泄漏了个人的意识,对于多数人来说,鲜明的主张往往过度刺眼,他们期待的是表面的和平,不该有任何人破坏这个平衡的净土。“与众不同”不该被压制,这是人类不断进步的前因,所有革命性的观点都是来自于“想要不一样,还有其他可能性吗?”的想法,“跟别人不一样”往往挑战了世俗不成文的约束,我们被圈养在“理所当然”的框架中。因为大家都这么做,所以这就是真理……但对我来说,上帝最棒的礼物之一,就是给予我们自由的思维、不同的天赋,每个人都该是独一无二的。

你无法讨好每个人,但至少可以自在做自己。

我依旧穿上女孩同学眼里不寻常的穿着进教室。我想告诉女孩,即使世界不是这样运转的,忠于自己的想法确实不容易,但妥协不是唯一的选项,你该找到自己的天赋,试着做不一样的事,做一个你真正想成为的人,而性别的制约从来就不是挡在前面的绊脚石。

即使我这样教养女孩,我依旧觉得自己不是女性主义者,或许是因为不想被贴上标签而被蒙蔽了真正的目标。就如同奥斯卡金像奖女演员玛丽.斯丁伯根(Mary Steenburgen)在〈母亲的身教〉这篇文章中提及:“我希望有一天我们不再需要“女性主义者”这个标签,来描述追求公义的女性,以及所有的女人。因为我认为所有的标签本质上都具有分裂性。”
   
  • 文章评论

  • 我要评论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