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会员:sss188  等级:  点击:  2017-4-27

家中有位怪咖先生,他的特异行径,且听我细数!
去年底,他那双罹患静脉曲张多年的双腿恶化了,医生评断必须立即开刀才能改善。

生性节俭的他这回竟要求入住单人病房,一晚得自付四千五百元,令我咋舌。心想反正只住两晚,何况术后需要安静休养,就忍痛办理住院。当天色渐晚,怪咖先生便迫不及待地催促我回家,直说是微创手术,自理没问题。

我纳闷地问:“多陪陪你,不好吗?”只见这人不慌不忙地拿起病床上的被子,往空中甩开铺在地面,再从衣橱中拿出备用的被子披在身上,得意地说:“万事俱备,晚上可以睡个好觉了。”下巴惊到快掉下来的我问:“你要睡地上?”宾果,原因是他觉得病床太软,不好睡。“睡地上会着凉的,地板细菌也很多欸!”两人在病房里为此争论,更加证实他舍得花钱住单人房“是对的”,除了不阻碍他人进出,连夫妻在房内大小声也不怕人知。最后,我只能一路骂他是“怪咖”,气呼呼地回家。

睡够了病房的地板,终于可以办出院了。他老兄不改爱操烦的个性,前一晚就叮咛我隔天早点提钱来办手续。待我赶到医院,踏出电梯,偌大的公共空间里只见一位头发花白的男人,大半身子缩在椅子中,头歪在一旁沉睡,身边还堆着一只行李箱和一个背包。心中狐疑,是生病的街友吗?可那背包怎么如此眼熟?定睛一看,那不正是怪咖先生吗?不是爱睡病房地板,怎么又跑到这里来睡觉?

摇醒一脸疲惫、精神萎靡的他,劈头就怪我动作慢吞吞,他早已办好出院手续。只因护理师大清早就给缴费单,他“拍谢”拖到我来再缴,于是瘸着瘀血肿胀、包着绷带的双腿去提款,办好手续后又觉得“拍谢”逗留在病房,就自己打包好到外边等我。

看着眼前这位不知该称“病人”或“街友”的怪咖先生,让我原先想进贵桑桑的单人病房解放膀胱的盘算全落空,夫妻俩还仓皇地拎着大包小包,活像欠债跑路似地离开医院。难道就不能在医院多留几秒好让我喘口气吗?

别以为事情就此落幕,他老兄这时竟舍不得花钱搭计程车了,执意要我让出机车前座的驾驶权。可想而知,脚踏垫上的家当一堆高,那双裹得像木乃伊的腿直挺挺往前摆,待他安坐妥当,哪还有后座?就这样牺牲我大半个屁股挂在机车外,风驰电掣一路颠簸回家。

“花大钱睡病房地板,却舍不得搭计程车”这件事早已成为亲友们茶余饭后的笑料,而我心里这把火余烬未熄,只想为腰酸背痛的自己讨回公道。
   
  • 文章评论

  • 我要评论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