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会员:sss188  等级:  点击:  2017-5-6

邻居的猫,名叫约翰。是一只可爱帅气的小猫,修长结实的身躯,一身亮丽的褐纹线条,色调浅浅深深隐藏神秘感,散发着如豹一般的英勇神采,好迷人的一只猫。敬请原谅我的以貌取“猫”。

约翰经常在我们的花园里狩猎,表演残忍的场面,这是猫的天性,奈它如何呢!但是约翰除了狩猎之外,又喜欢到处便便。便便是动物的本性,好吧!这也无所谓。但最令人气结的,是我们家的狗总趁着我们不注意,一口就把约翰的便便吃掉,被发现时还露出做错事情的那种无辜表情。好吧!吃也吃了,也就算了!但是,那天我们的狗整天拉肚子。

小狗贪食猫粪狂泻一天,终于恢复正常。

隔天清晨,从窗口望出去,发现约翰一副警觉的样子,出现在花园里,大概又要在我们的花园里方便了。我赶紧打开门窗,双手插在腰间,双眼直直看着约翰。约翰大概感受到我的不悦,反常地赶紧跳开到距离十公尺远处的阶梯上,它从前是会跑过来跟我撒娇的。

约翰居高临下看着我,我也不甘示弱地看着它,双方以炯炯目光注视彼此约半分钟。后来觉得自己未免以大欺小,有些过意不去,自动结束这场人与猫之间的战争。我认输了。

猫狗之间的恩恩怨怨还是由它们去吧。反正,最多就是拉一天的肚子了。

天色昏暗中
那天走在黄昏的树林里,我看见了它!是一只小狐狸,停在不远处定睛看着我。大概只有年幼的小狐狸,不懂人间险恶,敢带着好奇眼光注视人类。初生之狐不畏人。

狐狸是夜间活动的动物,不知道是天生如此,还是逐渐配合人类夜伏日出的生活习性,选择避开白日活动,免得与人类打交道?因此,我常常在傍晚或清晨,人烟稀少之际,看见狐狸的踪影,却从未在光天化日之下。

多年前的一日,约清晨五点半左右,我带着小犬出去散步。没错,是清晨五点半,因为我是一只早起的鸟儿。彼时走在路上,看见路的中央出现一个物体,路灯照射下,感觉十分诡异。

真奇怪,一大早天光未明,那是何物呢?这物体看见我,动也不动立在那里,我决定靠近详看。很多人或许觉得我很勇敢,我必须要承认,虽然不是常常很勇敢,但有时候我的确勇敢,特别是想要找出真相的时候。或者也是为了不要将疑问留在心底的缘故,这时候我会变得勇敢,超乎自己想像。

譬如,当时天色昏暗,我知道自己的软弱,这时若不细看清楚,日后这情景必将盘旋于内心深处多年--那一天清晨五点半,天色昏暗之际,我看见了一个不明物体,影子长长的……这样连续说了很多年之后,说着说着可能就会说成一个鬼故事了。

总之,我决定走近一看。啊!原来,原来是一只狐狸。它同样专注看着我,彼此相视,大约长达一分钟之久才各自离去。

当天越洋电话中与母亲聊及此事。

“妳清晨五点半在路上遇到狐狸?”母亲惊讶地问我。

“对啊,是一只狐狸。”

“那么你们那里有老虎吗?”母亲脱口而出。

“有啊,但是都在动物园里面。”

我们一起大笑。亲爱的母亲,莫非您以为女儿是住在野生动物园里面?

喜鹊和老鹰
玛莉喜欢工笔画,看着慈祥的老人家,一笔一画专注描绘花卉植物与鸟类的神情,令人动容。心中赞叹,呈现眼前的不也是一幅美丽的画?玛莉翻阅她所完成的画册给我欣赏,一页一页介绍,偶会说起作画当时的小故事。当她翻到喜鹊时,喜悦的神情顿时消失,改换些微不悦的口气,“这是喜鹊!”(尾音有些拉长。)然后迅速翻到下一页,“这是老鹰!”她带着兴奋的语气,表情再度回到愉悦。这是多年前的一件小事,我印象深刻。

一日,遇到一位鸟类专家。我问:“为什么很多英国人不喜欢喜鹊?”

他说:“可能是因为喜鹊攻击性比较强,特别是照顾幼鸟的时期很凶猛,属于只顾自己家园的自私鸟类。”

但是这是天性啊。不管喜鹊或老鹰,所有动物都有养育家庭的压力,而遇到危机时也都具备防御以及攻击的能力。既是这样,为什么慈祥的玛莉对于喜鹊竟是明显的厌恶,而对于老鹰就显得尊敬呢?

玛莉似有偏见,可我们也免不了有这样的时刻。关于喜鹊或老鹰的偏见,无足轻重,仅是个人喜好罢了。然而,对于种族文化语言,或者某种意识的偏见,就会是灾难了。
   
  • 文章评论

  • 我要评论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