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会员:sss188  等级:  点击:  2017-5-9

马卡龙不是甜点,也不甜。马卡龙是一只猫,一只脾气挺臭的猫。

一句“家中的初生婴儿对猫过敏”,一岁多的马卡龙,便连同一个昂贵的大型猫爬架和一大袋猫玩具,被主人带到中途站门前。

三个月大离开猫妈妈从中途站被领养回家的马卡龙,进入领养家庭后便不曾接触过其他猫。与同类相处经验近乎零的他,在提笼里发抖,隔着笼门神经兮兮地盯着中途站来来去去的人和猫,瞳孔因为受惊而放大。

由于拯救和待结扎的猫数量太多,隔离的空间总是不够用,因此在一般情况下,已经施打完预防针和已结扎的健康成猫,是可以跳过十四天的隔离期,直接在中途站内自由活动。然而由于马卡龙在主人离开后惊恐到失禁,最后还是为他隔了一个无人无猫打扰的小空间,希望他能冷静下来慢慢熟悉环境。

此后的许多天,马卡龙缩在他专属的木洞猫窝里,听到人的脚步靠近就会警告低呜,瞳孔始终紧张放大。
根据过往与怕人的猫相处的经验,“死缠烂打,时间久了终能融化冰山”,我也如此对马卡龙。在中途站当值时一有空档,我就会蹲在木洞前,轻声说一句:“嗨,马卡龙。”然后把猫零食放到木洞口,坐在洞口不远不近的距离,有一句没一句地跟他讲话。有时候我什至不讲话,只坐在他附近看文件滑手机。我不主动看他,也不强逼他与我互动,只让他以自己的步调,慢慢习惯我的存在。

我想,与野猫和街猫不一样,曾经有过家的马卡龙是习惯与人类互动的,甚至可能遇过的人类比看过的猫还要多。

我想,曾经也有人会坐在他旁边,跟他说着他听不懂的话,或悠闲地滑手机,偶尔会给他几颗猫零食,在他啃零食时温柔地摸摸他的头。

我想,曾经在人类或特定的人类面前,马卡龙是可以无防备地像我家的两只猫皇帝一样,翻开肚子让人摸。

虽然马卡龙专属小空间的罐罐和干饲料每天都有被吃过,猫砂盆也是大小便齐全,但马卡龙从没在我面前走出过木洞口,放在洞口的零食也总是没动过;每次听到我的脚步靠近,他仍然会低呜。只是,当我坐下与他对上目光时,他会马上安静下来。有一、两次,或许是刚好心情放松,他把鼻子凑近我的手轻轻嗅一嗅,很快又把头缩回去,好奇又警戒地打量着我。

死缠烂打,融化冰山

在专属小空间住了两个礼拜,当马卡龙的精神状态比较放松后,我们便把他放到自由活动区。可此后几天,他跳到中途站户外区域的围墙上不肯下来,睡觉也迎着风在围墙上睡,仿佛远离一切孤立自己,才是最安全的。

像很多被遗弃的成猫一样,马卡龙骤然来到陌生环境且长时间精神紧张,加上碰到寒流来袭,于是在围墙上待了两天,他便发烧进了病房。

马卡龙病倒时刚好是我的连续休假日,待上班得知他生病的消息,去病房看他时,兽医助理刚提醒完这只猫很凶会咬人,马卡龙竟把头顶蹭向我的手心,示意我摸他。

过了半个月,马卡龙康复出院后仍坚持回到围墙上,却愉快地接受我的猫零食贿赂,允许我抱他下来。待我把他放到地上,他便垂着尾巴跟在我后面,走到食盆的位置,狼吞虎咽地把干饲料和罐罐都吃了,喝了水再进一圈猫砂盆,顺便打了一下挡路的其他猫,才跳回围墙上。


再过了半个月,马卡龙愿意自己从围墙跳下来,在中途站到处探索走动的路线愈来愈广,跳回围墙上的时间间隔也愈来愈长。
又再过了半个月,马卡龙不再回到围墙上了。他会在中途站访客之间穿梭,会找我讨猫零食;他会按心情找喜欢的猫窝睡觉,当我经过他在睡觉的猫窝摸他时,他会慵懒地蹭我的手心,伸一伸懒腰,然后搭住我的手。有时摸得不舒服,还是会不留情面地咬我的手。

动物与人没有共同的语言,也许在很多时候,人类诠释动物的行为都带着一厢情愿。然而有些瞬间,就像不同语言背景的人能以简单的动作达至“沟通”的目的一样,当一只猫在我蹲下时跳上我的大腿,把脸蹭着我的脸;或一只狗在我伸出手时摇着尾巴舔我的手──也许我们在过程中并没有交换共同认知的资讯,但沟通确确实实地存在,我们彼此也因为这个互动而有所感受。

拯救了动物以后,来中途站探访动物的求助者偶尔会说“谢谢”。而当一只经历人为创伤的动物终于在我靠近时不再紧绷,翻开肚子让我搓肚皮,半眯起眼睛轻轻抱住我的手时,对我而言,这一系列的动作“说”出来的东西,比一句“谢谢”还要清晰和震撼。

“谢谢,马卡龙。谢谢你在受过伤害后,仍愿意相信人类。”

我挠着马卡龙的下巴,用拇指轻抚他的脸颊。马卡龙听不懂我所说的,但他用脸往我的手心蹭了蹭,然后舔了舔我的手指。
   
  • 文章评论

  • 我要评论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