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会员:sss188  等级:  点击:  2017-5-9

继续上回的主题,我们还是要替“爵士第一夫人”艾拉.费兹杰罗(Ella Fitzgerald)欢庆生日!

上回说到艾拉在制作人诺曼.葛兰兹(Norman Granz)的操刀下,以一系列共八套的“美国歌曲辑”,顺利登上了“爵士第一夫人”宝座(The First Lady of Song,正确来说,应该翻“歌曲界第一夫人”才对,算约定俗成吧)。随后想当然尔,来自全世界的演出邀约自然如雪片。但葛兰兹“爵士之父”的称号不是叫假的,打从还没签下艾拉的西元1944年起,他便在洛杉矶爱乐厅(Philharmonic Auditorium)开始了一系列“爵士走进爱乐厅”(Jazz at the Philharmonic,简称JATP)音乐会。一开始是想让爵士乐登堂入室,毕竟过去各大城市音乐厅基本上只许演出古典音乐,后来扩大成全世界的音乐厅巡回演出,葛兰兹带着旗下艺人,攻占欧洲各大古典音乐堡垒。

艾拉.费兹杰罗参与了无数次“爵士走进爱乐厅”巡演,去欧洲跟去家里厨房一样。这里要讲的是她和艾灵顿公爵大乐团(Duke Ellington & His Orchestra),西元1966年在法国蔚蓝海岸的演出。因为,当时的艾拉可说是史无前例的不在状况中……

那是连续四天的爵士马拉松,市面上运气好还能找到双CD的浓缩版。我听完后发现,艾拉.费兹杰罗的戏分并不多,主要聚焦在艾灵顿公爵的乐团表现。也许当天状况不好吧?几个过去总是能轻松写意带你上天的段子不如预期。比方说公爵名满天下的作品,〈没有摇摆就什么都不是〉(It Don't Mean a Thing (If It Ain't Got That Swing)),公爵放任乐团发挥,还要小提琴手雷.南斯(Ray Nance)张口唱,和艾拉一起飙出老少咸宜的娱乐效果。乍听下精采,但仔细听几遍,两人的默契大有问题。艾拉似乎不太确定何时该进歌,有些地方唱了两句赶紧住嘴,出现了明显的失误,以她功力,根本不可能发生的。

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就像你可以接受麦可.乔丹一场球投不进半颗,但无法想像篮球大帝接连两次运球或走步违例一样,我能接受艾拉.费兹杰罗状况不好,但无法想像连节奏感都荒腔走板。这其中必有隐情,我随后上网查资料,将演出时间点带入关键字,看看当时到底发生什么事影响她若此。

几则来源交叉比对后,原来,表演前人已经在法国的艾拉,突然接到一通电报,而且是则恶耗,她同母异父的妹妹法兰西丝在纽约猝逝。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是彼此亲情上的唯一依靠,听到消息后,艾拉几乎崩溃,顾不得表演在即,执意飞回纽约参加妹妹葬礼。好在及时赶回法国,表演不至于开天窗。

了解这层背景后,相信我们都能体会,舞台上的艾拉根本是强颜欢笑,高潮迭起的嗨歌全都是强忍泪水的假象。她曾说过:“比唱歌更快乐的事,就是唱更多的歌!”而无法在舞台上尽情欢唱,是一件多么沮丧的事?这样的情绪底下,状况不好实在是人情之常。

公爵当然也知道这事,为了维持表演水准,同时也保护艾拉,一开始是坚持不肯让她上台的。经过和诺曼.葛兰兹多次争辩后,折衷成我们现在听到的样貌,公爵为主,艾拉为辅。音乐会到了〈多看你一眼〉(The More I See You)时,艾拉溃堤的情感,让人几乎可以肯定她是唱给天上的法兰西丝,在我有限的记忆里,这是我听过最好的版本!

就演唱水准来说,这场音乐会肯定是艾拉.费兹杰罗生涯的低点,但我却爱极了。毕竟我始终认为,在这儿也会重复强调,有故事的音乐最好听!
   
  • 文章评论

  • 我要评论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