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会员:sss188  等级:  点击:  2017-5-18

如同任何大师级的作品,最初由无数失败的小作品累积而成,每一位实习医师也是这般从头学起,期许自己有朝一日可以独当一面。

抽血大考验
实习的工作分量有时候很重(如内科、外科),事情做不完会有想哭的感觉,特别是刚从学校转战医院接触临床时,挫折感更是加倍。举例来说,新手实习医师在第一个月要先练好抽血技术,但A同学在第一周学抽血的时候,就抽到了动脉,鲜血喷了数十公分高,他压了好久才止血,也跟患者赔罪了十分钟;第二天抽血比较顺了,没有喷血,但患者抽完后手腕举不起来,才知道针头插到神经,虽然完成任务,却让病患麻痹了几分钟,这次他又道歉了二十分钟左右。那时A同学的哭诉每每被我们当成笑柄,但是渐渐的,他也日趋成熟,现在已是某医学中心的主任了。

过了几年,我也当上主治医师,也带实习医学生,便很喜欢和他们聊天,从他们身上想起以前的自己,想起那些值夜班的岁月与懵懂的学习过程;有时与他们讨论临床病例,更可以激发彼此的想法,我想这就是所谓的教学相长吧。

当然,相处过程中也不免听闻他们的乌龙糗事,无奈摇头后,也忍不住想当年自己是否也曾这般沦为学长们下午茶的主题?

我在支援急诊时,曾遇过一位令人印象深刻的学弟,我们请他帮肠道阻塞导致腹胀多日的患者置放鼻胃管,并提醒因可能需要做胃部减压处理,请他准备双腔鼻胃管(一根管子但末端有两个出口),他听了马上点头答应,去拿鼻胃管帮患者处理。

十分钟后,学弟回来跟我们说鼻胃管放好了,可是患者有点不舒服,“放好鼻胃管后,患者觉得好像吸不到空气。”呼吸困难可能发生在很多疾病或并发症上,不论是什么情况,都需要立刻处置避免恶化,因此我们一行人赶到病人的床边。

双腔鼻胃管
远看患者就觉得怪怪的,但还没发现哪里有问题,似乎只是吸气有点费力;等到靠近后,已经有人笑到岔气了--我们看到病患两边的鼻孔都各插了一支鼻胃管,难怪他吸气费力。患者还问我们:“是不是病得很重?为什么要两边鼻孔都插管子?”

我们跟患者解释后,拔掉一边的管子,再做了一些疾病的卫教,待症状改善办理出院后,我们才开始教育这位天兵实习医学生。没教好也算是主治医师或总医师的责任,至少他今天上了一课,知道双腔鼻胃管并非两支鼻胃管。

这次事件被当成茶余饭后的笑谈,在急诊室流传很多年。幸好患者没有发生并发症,否则大家可能笑不出来了。

在医院工作需要专心且谨慎,因为我们面对的是人,而人的身体很复杂,有自己调控的机制,也有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发生极大的变化。在这种情况下,心理压力会很大,如何在短时间内学会临床技能,并找到纾压的宣泄管道,非常重要。在笑声背后,我们需要更加注意细节,以避免类似“双边鼻孔插满鼻胃管”的事件再次发生。在无伤大雅的小乌龙事件中,希望每位医师的实习趣事,最后都能以“笑”来收场。
   
  • 文章评论

  • 我要评论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