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会员:sss188  等级:  点击:  2017-8-9

在它出现前,学校的家庭调查表格中,“管教方式”一栏永远勾著“严格”。

父亲是军人,我所受的家庭教育也理所当然的斯巴达,鲜少有机会、勇气向父亲谈心。

国三因为升学压力,有时我会莫名心跳加速、盗汗和呼吸急促,用医生的话来说,就是恐慌症发作。而这种恐惧感似乎特别喜欢父亲,父亲出现,恐惧感也出现。为了保护自己不脱序,我开始迴避他。

某天深夜,我独自在书桌前读书,突然门外传来“叩叩叩”的敲门声。回头,看见门外坐著一个兔玩偶,手裡抱著一张字条,上面写著:“主人,不要读太晚,要记得睡觉。”字条还附带了一个歪曲、彆扭的笑脸。

这是父亲的笔迹。

眼泪不禁滑落,嘴角却不自觉地上扬。自此,这隻绒毛兔娃娃成了我与父亲的“信使”。

现在,父亲的年纪为他增加了许多慈祥,成年的我也不再如过去畏首畏尾,但绒毛兔仍定居在我的房门前,时时提醒我们爱的存在。
   
  • 文章评论

  • 我要评论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