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会员:sss188  等级:  点击:  2017-8-23

在日本功课很忙,不久,也就把这件事撂过脑后。一天,忽然接到一份厚厚的邮件,打开一看,竟是彦堂自己在安阳发掘甲骨文研究的第一本著作发表了《新获卜辞写本》。我还记得,书是中装自写自印,拿到手中真使我又惊又喜又爱。能思、能言、能行,这是他日后有大成就的起点,也是他有志于甲骨文研究开始的一段史话。从此,他不但在安阳多次发掘甲骨,而且连续发表他的传世之作,如《甲骨文断代研究例》,如《殷曆谱》等,使他的声名超越了安阳、中国而扬溢于全世界,证实了他在北大楼上那一夕谈话──有新观点,有新问题,有新收穫──论断的正确无讹!

如今,前尘历历,恍如昨日,而彦堂兄逝世忽已三载,抚今思昔,怆感万千,所以不计繁琐工拙,写出这篇纪念文字,一以存一代学人文献之真,一以抒我个人对芸窗旧友的怀念之情!
笔者最近机缘巧合,结识了一位对前辈艺文人物书画和信件等资料的收藏和研究者董良硕先生,他不但保有六十多年前父亲写给董伯的好多封信,而且还特别将它们用彩色影印了一全份送给我,让笔者既惊喜又感动。其中有一件是用上面印著“国立中央博物图书院馆联合管理处用笺”的抬头,同时地址还印著“台中市振兴路四十四号”的十行纸,匆忙间以行草书写的
笔者查了一下,父亲写这封信的时间应是民国四十一年的九月十八日,因为信中提到的峨士兄就是在当年四月因病过世的。峨士先生姓刘名奉璋,河北饶阳人,他是父亲于抗战开始后负责第一批精华文物西迁到贵州安顺时,延揽进故宫服务的一位极有天分的国画家。1948年底刘先生也是和我们同乘中鼎号登陆舰,护运第一批渡海故宫文物从南京来到台湾的;他是从小看著我们四兄弟长大最亲敬的叔叔,然而却不幸因胃溃疡在1952年四月英年早逝。当时父亲正为筹办峨士先生的遗作展和协助民声日报出版纪念特刊而向多位同辈艺文好友邀稿。而董作宾世伯从民国四十年开始,就受聘为专家委员参与首次迁台全部文物的公开清点(包括故宫、中博筹备处和中央图书馆三个单位),因此不但已与峨士叔熟识,而且还十分欣赏他的才华。事实上从民国三十九年(1950)四月起,当时联管处所辖三个单位的文物,就已经从台中市区东南的台中糖厂原本存放砂糖的仓库,全部搬迁到刚刚建好的雾峰北沟库房去了;而从那时开始我们全家还有专责典守文物的两院同仁和眷属,便也从糖厂围牆外边家家紧连著的联管处木造简陋宿舍,一同随文物迁到北沟乡下,从此一住便是十五年(1950-1965)。所以实际上从1951到1953连续三年的文物点查,都是在北沟库房进行与完成的。
为了撰写这篇文字,笔者再次检视父亲留下来的老照片;居然在裡面发现了一张多人合照,恰巧就是民国四十一年九月,受聘到北沟参与文物点查的专家委员以及联管处三个单位的负责人,于二十六日(也就是上面那封父亲寄给世伯董作宾的信后第八天),在北沟招待所(笔者按:那是一幢日据时期就有的老建筑,盖得相当考究,推想之前应是雾峰林家的产业)外面园子裡的合影(图四)。照片中左起第一人是古文字学家高鸿缙、第三人是中研院院士劳榦(贞一)、第四人是中研院院士高去寻(晓梅)、第五人是曾任青年党主席的陈启天、第七人是董作宾、第八人是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孔德成、第九人是父亲庄尚严(当时是联管处故博组主任)、第十人是谭旦冏(中博组主任)、第十一人是画家委员黄居壁、最右一人则是中图组的主任顾华。这张照片中的所有专家学者今天都已远去,而背景中的北沟招待所,也已在1999年的九二一大地震中被夷成了平地。
   
  • 文章评论

  • 我要评论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