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会员:sss188  等级:  点击:  2017-8-24

有回夜裡有点饿,于是徒步走到附近热闹的小街吃碗麵。

才刚坐下不久,就见小店进来一位大叔,从口袋掏出一堆铜板,用混浊不清的声音对店员说:“我要吃麵。”店员正面朝著我,我清楚望见他露出怪异的表情。他看了看大叔,又指了指铜板,疑惑地说:“可是,你的钱不够欸。”

我可以明显感觉大叔不懂算术,似乎也分不出铜板的币值,因为他把头压得好低好低,那隻捧著铜板肮葬肥胖的手停在半空中,显然不知所措。

“算我的好了。”正当我想发声,就见有隻手忙不迭地横过来带开店员,并随便捏起大叔一个铜板,手的主人轻快地说:“好了!你已经付钱啦,不要再给我小费喔!”

原来比我早一步出手的是小店的老板。很快的,大叔面前多了一碗肉羹麵,我看他悉刷悉刷地吃得香又欢。

这件事让我想起不久前同样也是这个街区,在另一头的小摊上,我听见萝卜糕大婶对一位卖菜大哥说:“前几天阿明被打了!”

我好奇抬起头来,正好看见那位大哥眼睛瞪大、脖子变粗,貌似拳头也要硬起来,大婶见状立刻笑嘻嘻补上一句:“不过听说打人的混混昨夜不知被谁扁到送医啦!”

卖菜大哥听了马上化嗔为笑,丢下一包豆芽菜,哈拉两句,就催油门骑著机车继续送货去了。

前面的大叔我不认识,后面的阿明我倒是很熟,他是我小时的邻居,因为轻度智障,从来没有上过学,一辈子也未曾离开过这个街区。

我探询道:“阿明最近好吗?”大婶话匣子一开,从阿明的爸妈何时去世,到阿明现在帮左邻右舍收垃圾;从阿明早上几点会过来街区,到哪些店家会打理他的三餐。其实我在小街看过阿明几次,他的衣著总是乾淨,确实是有人照顾的明证。

虽然以暴制暴是不对的,但想说的是,我亲眼见识乡亲对弱势者的仁厚,而且这份仁厚不只一次两次的测隐之心,数十年来,整个街区始终如一地保护我童年的邻居阿明,且不仅对人如此,对街区裡的小动物也是如此。

有次我从我的兽医口中听闻小街市裡因为食物多,有不少流浪猫狗会来觅食,摊商们只要发现了,就会找相关团体协助帮动物结扎(TNVR),并负起原地照养的责任,发展到后来,连当地的教会也一起加入了。

所谓友善社区,不正是这样吗?用一双又一双温暖的手,交织出守护的安全网;且我有理由相信,只要我们对身边的人与动物释出善意,周遭的人心也会跟著愈来愈美丽,最后这张安全网将回馈到你我身上,成为我们住得安心最大的保障。
,
   
  • 文章评论

  • 我要评论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