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会员:sss188  等级:  点击:  2017-8-24

(1)(先秦)《孟子?告子》选
以前的文化基本教材都有选《论语》、《孟子》,但我觉得《孟子》一书最值得介绍的不是“孟子嘴抱我骄傲”这些段落,反而是〈告子〉篇章中告子对人性的看法:

告子曰:“性无善无不善也”,或曰:“有性善,有性不善。是故以尧为君而有象;以瞽瞍为父而有舜。”

比起孟子本善或荀子本恶,告子将人性是为一可随环境随教育变迁的中性物,事实上更符合我们今日对于人性的理解。

(2)(汉)班固〈两都赋〉
辞赋这个文类以继承《诗经》的大名,在汉代达成巅峰,而代表作家就是西汉司马相如和东汉的扬雄。当然中学国文课因为时数与翻译的障碍,向来爱选〈赤壁赋〉这类散文体的赋。孔子说学《诗》有个好处,可多识草木鸟兽之名。而汉赋继承了《诗》的特质,加上口诵表演的特性,所以填充了满满的奇字怪词大平台。以我的想法若真的选了汉赋,倒不用逐句翻译,可以将它当成生字书来读,进而达成人人字典系的目标,于是再也不用到处问人说“这个字怎么唸?”全民识字率可以大提昇。

(3)(魏)曹植〈与杨德祖书〉
我知道曹丕〈典论?论文〉向来是高中核心古文的选篇,但事实上曹丕〈论文〉乃针对曹植写给杨修的〈与杨德祖书〉而来,隐含了争储夺嫡的意图,这可能是我们读义正词严的“文章乃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背后经常忽略的心机。而曹植这篇文章最机车的部份应该是“有南威之容,乃可以论于淑媛;有龙泉之利,乃可以议于断割”意思是说要先当网美才能评断别人美丑,要先有代表作才能评论人家好坏,这话如今听来有点退步,有点政治不正确,但有时看到没作品大言夸夸教人创作,在那边“我觉得不行”、“我觉得其实还ok”,实在让人感到白骨悚然。

(4)(六朝)萧统〈文选序〉
我们国学常识顶多背一下昭明太子萧统,编撰《昭明文选》,是中国文学第一部作品选集……但萧统的文学主张表露于其《文选》的序中,而这篇序最进步的地方我觉得在于萧统认为文学的雕琢与美感经营是一种进化的、进步的观点。这正好与觉青婊到不行的古文八大家立场相反,如以下这段:

增冰为积水所成,积水曾为增冰之懔。何哉?盖踵其事而增华,变其本而加厉,物既有之,文亦宜然,随时变改,难可详悉。

萧统说文章的变本加厉(正面义),就像水凝成冰一样,是一种大自然。所以别在被古文运动被反璞复古给骗了,那也只是一部分文人没有共识的看法而已。

(5)(六朝)颜之推《颜氏家训》选
选《颜氏家训》的目的,是因为今日我们辩证过的白话与文言,在六朝早就闹过一轮。而且身为觉醒老年的颜之推,特别告诫儿子千万不要乱学古文乱嘴:

谈说製文,援引古昔,必须眼学,勿信耳受。江南闾里閒,士大夫或不学问,羞为鄙朴,道听涂说,强事饰辞。

当时的江南士族以为自己用古语很风雅,但颜之推谯他们只是道听涂说,说什么因为自己读过古文所以水淮多高、用词多文雅等等的干话。我猜要颜之推在当代应该也是圣结石粉,可能会点一首“我真的不想嘴”给江南士人吧。

(6)唐诗选: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杜甫这首神诗我在课堂时常演绎,说的是杜甫避安史之乱而在四川营建浣花草堂,没想到茅屋被强劲秋风给吹破,茅草又被邻村小屁孩给抢走,导致屋破雨漏不能安眠的窘境。我们讲居住正义最爱引就是最后一段: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尽欢颜?

虽然杜甫说这话时真的是真诚无敌,但最美最浪漫的情话,仔细想想其实都是干话。所以我们至今仍然没有千万间广厦(听说柯P会盖2万间,大庇约10万人尽欢颜)。
   
  • 文章评论

  • 我要评论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