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会员:sss188  等级:  点击:  2017-8-30

天空来找我聊天。我说,“我经常抬头仰望你”,而且发著呆不知道要跟云聊什么,不知道要跟彩虹、鸟和飞机聊什么,不知道要跟心中的幽浮聊什么?甚至不知道要跟路过的神和天使聊什么?经常我的沉默锐利得像抗议。

天空:“身为天空,我是专业的。”

我:“哪方面的专业?”

天空:“天啊,不就是空!──空是专业,甚至境界。”

我:“你是指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吗?太老狠了吧。”

天空:“不,我是指空洞。我学过心理谘商,很多人与天空讲话而得到疗癒,我太熟悉人们仰望时的空洞。”

我:“你採什么疗法?例如叙述疗法、正念疗法之类?”

天空:“回音疗法。空洞有百万种不同的回音,我倾听空洞传来的回音。”

我:“然后你化解回音?”

天空:“不,我带回音到远方四处走走,让它变壮,回来后用它填补空洞。”

某日,天空下雨,雨忘了关掉昨夜闹钟似的,一直响一直响,回音缭绕。

我:“你哭了?这么大声的伤心。你也有空洞?啊~我忘了空洞是你的专业。”

天空:“唉我伤心的是,没有天空下得来,太高、所以太寂寞。”

我:“专业都是这样的。”

天空:“辽阔的时刻,经常也是独自的时刻。”
   
  • 文章评论

  • 我要评论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