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会员:sss188  等级:  点击:  2017-8-30

当我第一次站在瑜伽垫上,模仿台上的老师摆出各种体位法(asana),久未活动的身体彷彿不是我的,不但要留意四肢躯干的位置,还得使力收束肌肉、站稳脚步。而视线该投向何方,以及如何配合正确的呼吸,都是练习的重点。经过好一阵子的手忙脚乱之后,终于能稳定停留在动作当中,这才初尝“平衡”的滋味。
哈达瑜伽(Hatha Yoga)是瑜伽教室很常见的课程名称,但什么是“哈达”呢?拆解哈达(hatha)两字,“哈”(ha)是日、阳、右鼻孔的呼吸,“达”(tha)是月、阴、左鼻孔的呼吸,而“瑜伽”(Yoga)的字义是连结、结合。是故瑜伽讲求的是阴阳平衡的练习,同时让“日”(右脉)与“月”(左脉)的能量合而为一,回到中脉(sushumna),达成身心灵和谐的效果。

因此,练瑜伽不只是为了减肥、塑身与强健体魄,我们在每个姿势中寻找平衡,不但顾及身体层面,还兼顾呼吸与心念。在漫长的探索过程中,有时会在某些环节感到窒碍难行,或因散漫、倦怠而想远离练习,频频陷于挫折与挣扎当中;有时则在退转与进步间摆盪,或因执著于表面的练习成效,产生骄傲、嗔念与贪心而招致苦果。这不仅是瑜伽垫上的经验,同时也是生命历程的缩影,总是要经过艰苦的磨砺及调和,才能不再为顺境和逆境所惑,让生活的各个层面回归安定与平衡。
练习任何一个体位法,都绝对存在“平衡”的要素。

双脚站立的“山式”(Tadasana)是每个人都会做的体位法,也是站姿平衡最基本的动作。但你曾观察过自己是如何“站”在地上的吗?你能妥善分配双脚踩地的重心,感受站立时真正需要运用的肌肉,同时放鬆毋须使劲的部位,并保持呼吸的平稳流动吗?

当身心状态经过妥善调整,在充满“觉知”的状态下,我们才终于不只是“站著”,而是完成一个稳若泰山、不可动摇的“山式”。

再举单脚站立的“树式”(Vrksasana)为例,要能维持身体的稳定,需要保持骨盆两侧在同一条水平线上,离地的脚掌与大腿互相推踩,同时让踩地的脚与地板之间取得稳固的力量。如此当双手向上延伸之际,便能感受到下半身的扎根及上半身的延伸,创造出一棵枝干挺拔的大树雏形。

再者,练习时的视线要集中在前方的定点上,丝毫不动摇。当外在的基础备齐,再配合流畅的呼吸与专注的心念,平衡的美妙便能在树式当中崭露无遗。

瑜伽大师艾扬格(B.K.S. Iyengar)说:“如果一个人立脚不稳,他对生命的态度会变得消极,他做的瑜伽也不会稳健。这些体位法可以帮助我们在艰难时刻,甚至在灾难发生之时保持稳定。当稳定成为习惯,成熟与明晰会随之而来。”

双足犹如大树的根部,所有站姿的体位法都仰赖足部与地面的接触。当我们心意烦乱之际,便难以做好平衡的动作。一个无法脚踏实地的人,不仅很难在姿势中取得平衡,也无从在生活的各个层面保持平衡。
瑜伽练习即是觉察失衡,以及重获平衡的动态过程。

曾经有位学生告诉我,每次上课的内容,都恰到好处地解除她当天所遇到的难题。不仅身体的疼痛得到适时的疗癒,就连情绪也获得平复:“进教室前,我对某人很不爽,气个半死,但下课后,我竟然完全无法再发火了,心也变得柔软许多,然后想到可以用更好的方式去跟他沟通了。”

当一个人带著愤怒、焦虑或悲伤的心情来到瑜伽课堂上,即使强颜欢笑,依然很容易察觉到他们的肌肉呈现僵硬、紧绷的状态,呼吸短浅急促,移动身体时失去平时的轻快灵活,也很难安然停留在动作之中,显得躁动不安。

当我见到一个很努力却依然无法平静的人时,总会邀请他们在静坐中感受当下的状态,亲近这份难受、沉重的感觉,不再做无谓的抵抗。同时藉由观照呼吸与数息,重新寻得安稳。

许多学员也常在伸展中找到内在的静定。除了活化全身的关节与肌肉,能让人精神清明之外,也因为体位法练习永远都是对称的,做完右边必做左边,完成前弯必练后弯,兼顾身心的均衡发展。此外,练习时需要停顿在姿势中一段时间,藉由持续的自我观察,不但能了解自己的习性,还可收束、锻鍊飘移不定的散漫之心。当我们能充分顾及身体、心念与呼吸三者的平衡,便可成就完美姿势。此时,练习就不再只是“健身”,而是进入“健心”的层次了。

然而,真正的考验却是离开垫子后方才展开。学习瑜伽让我们在遭遇衝突与磨难之际,拥有回归平衡的能力。能记取并运用这些方法,平衡无常且充满变数的生活,并善待自己与他人,才是练习的重要目的。
   
  • 文章评论

  • 我要评论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