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会员:sss188  等级:  点击:  2017-9-9

离开前,他诚恳地说:“我希望你的身体好起来,别的我不敢讲,跑步我打包票,只要你愿意,一定会进步……”说著说著,他拿起右边的拐杖调整肢架撑起身体,和我道别,并吩咐念高三的儿子镇宇送我去搭车。

在候车亭,镇宇把待会儿我会经过的站牌像背书般一一念给我听。我回想朋友第一次介绍这位弱视且患妥瑞氏症(一种遗传性的神经内科疾病)又会路跑的孩子给我认识时,多加了一句,“他记性非常好。”果真不假。

镇宇跑步的起因源于妥瑞氏症单靠药物无法完全根治,唯一让症状减缓的方式就是找一个“发洩”管道;于是非常疼爱他的父亲殚精竭虑寻找这帖救命处方。后来他在学校运动会中发现儿子过人之处:镇宇虽然短跑不如人,但长跑反而展现优势,看他把原本超前的跑者一个个追上,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由于儿子视野狭小,难以跟其他同学一起打球,而跑步只要眼睛直视前方即可,便鼓励他以跑步对抗妥瑞氏症。

爸爸第一次为镇宇报名路跑前,费尽心思地到体育用品店为他添购装备;那时父子俩都不知道有“视障路跑”。比赛当天,当主办单位得知他领有视障手册便告知应到视障组报到,刚好现场有临时陪跑员,这才得以参赛。快到终点前,陪跑员速度跑不过镇宇,放手让他独自跑回终点。

那一次的成绩不俗,自此爸爸努力寻找适合的路线,规画好时间地点,儿子跑在前面,他骑著改装摩托车尾随在后,另类相伴。

爸爸拿出几张镇宇跑山路的照片,那是夏日,阳光透过树枝洒下一片金黄,他跑在右侧,那树荫像一把保护伞,挡住强烈的阳光,让他尽情练跑。

我忘不了镇宇拿出琳琅满目的奖杯、奖牌和相簿时,脸上流露的神情,有点得意却很含蓄,笑得很收敛。

杨爸爸有感而发:“这是我觉得最公平的地方,因为只要努力跑就会跑出好成绩。”我点头如捣蒜,再同意不过。在跑道上,镇宇就是一位跑者,没有标籤,相簿上按日期排的成绩,藏著他进步的趋势。

超乎年纪的成熟见解
我翻阅相簿时,不小心掉出一张在合欢北峰的全家福,这才知道一家三口都爱爬高山。爬山对他们一点都不轻鬆,尤其合欢北峰路面崎区、阶梯有不规则落差,所以爸爸特地聘请两位高山嚮导;沿途遇较大起伏时,儿子会拉爸爸一把,爸爸帮儿子注意路面状况,妈妈则与儿子手拉手,全家同心协力爬完一座又一座的山,原来他们的梦想是挑战玉山。

我猜,父母积极鼓励镇宇投入户外运动,多少是要分散这些症状在他身上的负面效应。一般妥瑞氏症的症状会随年纪大而趋缓,但镇宇不是;他时不时会发出类似打嗝的声音,眨眼、点头、耸肩……这些动作串连一起,杨爸爸担心对旁人造成干扰,甚至引发误会。言谈间,我发现他的顾虑比一般家长多。

一年后的某日,我们在捷运站巧遇。镇宇刚跟朋友看完电影,要去参加世大运志工训练,我们同方向,一起走了一段路。

我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你在电影院也会出声吗?”我觉得自己的问话很失礼,频频道歉。他说:“没关系啦,其实我愿意讲的。我有办法克制,像我也常跟妈妈去听音乐会,我知道那些是不能出声的地方,我会忍住。”

他有两个外界关注的特点,一是弱视一是妥瑞氏症,他用超乎那年纪的成熟解释老天爷的“恩赐”,尤其那显性的妥瑞氏症,“『刚好平衡』我的弱视。”他举写作业为例,弱视需要花很多时间,但妥瑞氏症让他有好体力应付,感觉是两种症状意外在他身上达成了平衡。

他再补充一件事,像捍卫自己的症状似的,“妥瑞氏症很好啊,我高中到部落服务当地小朋友,大家都喊累时,我一点都不累,我可是忙到最后一个才休息的!”

我抓住机会问起他跟同学相处的情形。他说,从小到大的求学过程,曾因同学的不了解而产生一些衝突,至于现在,他停顿了一会儿,开玩笑地说,到了高中,同学几乎都已经结束所谓的叛逆期,“开始转变为大人,他们愿意试著了解与自己不一样的同学,想法逐渐转变,也都不坏了……”
   
  • 文章评论

  • 我要评论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