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会员:sss188  等级:  点击:  2017-9-11

想早一些回你的信,因为怕你挂著心,但又觉得恐怖,因为我也开始了,不是只有你和你周边的朋友而已。你也开始忘记,我,也开始了,就那事,那个,忘记。

都说到了一个年纪就会渐渐遗失一些记忆拼图中的板块,都这么说。大概的模式是:眼前的事情霎时即忘,而以前的事,那些幽远的记忆中事,一件一件,都可以随时俯身像拾取石子一样,捡起,不需细看,就可以如数家珍。我们情况类近,大约是迈出了第一步?你说你因此小心翼翼,希望自己能不生窘尬,若不能避开,起码把时间推迟,或则优雅一些,不发展成那样狼狈。

我常冷眼望著自己一些朋友,胡言乱语、张冠李戴,在路上遇见,竟能告诉我:“来这裡是要买什么来著,我,我到底是要买什么呢?”真是吓人。

但现在,我也小小心心地,看到相识的邻居,一边先微微笑,一边暗裡默念:陈太太,没错,是陈。那个呢?那个穿得十分华丽的女人,几年以前就认识,不是邻居,怎么认识的?在哪处开什么店吗?昨天记在脑裡今天要办的六件事:买小苏打、白醋,还有什么?去户政事务所、去开邮局信箱、补登邮局存摺,嗯嗯,还差一件,啊,究竟是什么?

哎,烦躁了,再想血压会上来。怎么回事?手下勇敢,心却漂荡著恐惧,好笑吗?不呢,真不好玩。

休歇了一刻钟,再提笔,想起医网所说:“忘记不等于失智”,就别胡乱想了,赶快写些可堪分心的事。

最近常常看YouTube上的“I Was Made For Dancing”。

记得Leif Garret吗?那个长黄卷髮?我看的是1978年的版本,他是1977年以“Surfin' USA”成名的,那时他十六岁。但我最常看的是2014年韩国男团GOT7向Leif Garret致敬的影片。

GOT7共七人,有两个团员2016年才高中毕业,初成军时也都十六、七岁,这个团以跳快舞和翻特异跟斗著称,他们唤作“martial arts tricking”,是武术的艺术,很近似忍者的功夫,十分有趣。

我尤其喜欢裡面的中国面孔王嘉尔(Wang Jackson),他是香港人,应说,他是现代人,他和我们年轻时截然不同,和我的子女年轻时也不一样。看王嘉尔,看GOT7,对我来说是接触了九○后最年轻的小朋友,接触了新世界。我的女儿微笑说我是以看孙子的心在看他们,对,也有一些像球迷看球赛、爱跑者看马拉松,我快乐地看孙辈,唱也爱、跳也爱,其实开心。

我并不追剧,不论韩剧或其他,但我追快乐。也或者,我一直乐于回忆女儿微笑念高一,小么周震念国中,他们带我去敦化北路的“KISS”,(KISS啊!谁去过谁去过?谁记得谁记得?)在满漫年轻汗气和年轻香水的现场教我跳Disco,我竟也一学便会,三个人都快乐得不得了!这种经验,就够记得一世了。

在YouTube也看到老去的Leif Garret用不同的嗓不同的腿在唱、跳“I Was Made For Dancing”。Garret老而仍帅,嗓也另有韵味,但我没法多看,因为,习惯了长黄卷髮,现今的,看了眼湿。

我告诉自己,希望你也这样,不要太在意忘记了什么,忘记的便是我们提前还给了上天,早晚老天都要收回的,收回这个,收回那个,不是吗?与你共勉。(这个小学时的常用词没有忘。)

你要不要看一下GOT7?好有趣的韩国次文化,还有他们的粉丝团I GOT7,不论Fan Meeting去了世界哪一洲哪一国,上千、过万的I GOT 7会齐声按顺序大喊七人的名字,并且和他们或一起唱,或和声,或应答,整齐好听极了!那些成众的九○后,甚至千喜后,让人理解心有所爱便有善良,这一点,有时父母不懂或不想懂。韩国的或台湾的父母都一样。

你去YouTube上走一回吧。我不知道你受不受得住,也无妨,记得小朋友的可爱就好。(记不得也行。)
   
  • 文章评论

  • 我要评论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