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会员:sss188  等级:  点击:  2017-9-12

奥德自由行的第五天下午,抵达老师从台北一路思之念之的圣沃夫冈。进旅馆卸下行李,她把床上的被子卷成筒状,说:“我把脚垫高,躺一下下,一下下就好,今天天气不错,太阳应该不会那么早下山,我们还可以去湖边走走,拍几张照。”老师兴致高昂,嘱咐我半个小时后叫她。

我们的房间在五楼,打开落地窗,外头露台一侧有间小教堂,匡匡钟声清朗,正在报时。这样老师还能入眠吗?转身洗了些路上买的绿葡萄出来,已听到她微微的鼾声。十月,奥地利的初秋,圣沃夫冈湖在几步之遥闪动粼粼波光,此景彷若六个月前师生俩的桃园龙珠湾之行。

我们轻啜果汁、分食鬆饼,老师穿著她最爱的粉色碎花衬衫,精神奕奕。她问我四季的湖光山色最爱哪个季节?我说一向喜爱秋天,满山黄红叶影更胜春花,天气这般舒爽,哪儿都不去玩就这样坐著赏景最享受了。我的回答彷彿是启动密码,老师取出提袋裡的相片本,封面写著“欧洲”,指给我看哪张哪张是她哪一年去的哪个湖泊,她说自己酷爱湖泊秋景,退休后参加几次欧洲团,行程中安排的湖泊景点皆仅一二,停留的时间又匆促,连搭趟船游湖的时间也没有,老师说:“我的脚力不比从前了,趁还走得动,我有个心愿此生一定要完成。”

我看著面前娇弱瘦小、满头银髮的老太太,她是我国一的国文老师,毕业三十年后我们在一个写作团体重逢,再度连线。老师热衷旅行,教职退休后天涯游走,在报章发表过多篇旅游见闻,若说心愿与旅游有关,除非是非洲?极地?还有哪儿能说得上是这位旅游老手的“心愿”呢?
已迈入中年的我,听到老师说要“完成此生心愿”,心头不由得有丝感伤。

“什么此生的心愿!老师不要这么说嘛。”

“你可以帮我一起完成!”

哗啦哗啦一长串旅游计画自她口中不必逗点、句点地流泻出来,这绝对是“谋画”了些时日的台词,出发时间、住哪家旅店、一定要去尝尝的美食,老师说她计画走一趟“湖泊之旅”自由行,奥德的湖泊秋景是她心目中的仙境,她要把每个湖泊都走过,补缀旅游版图的缺块。她一边说一边从好似魔术师道具的提袋搬出剪报、旅行社的DM还有几本在页面贴了标籤的旅游书,可见已做足功课,来游说我这个她口中最适合的旅伴。

两个加起来超过一百岁的超熟女计画著首航自由行,我是默默的被动者,老师却是生龙活虎般进行。她由熟识多年的车行司机介绍找到导游,约我一同“面试”欲带太太同行的导游夫妇,人选确定之后,四人不定期开会,她总是资料备得最齐全的,帮每个人淮备地图,“奥地利就像一把横躺的小提琴,我们直飞从维也纳入境,租车从……”我突然想起,老师好像也兼教地理课!她请导游即时连结租车网站给她挑车,还说每天在住家周围散步时特地注意哪款车车型宽行李放得多、哪款车车身低方便她上下;又浏览旅店网站,指定要德式乡村旅店,每个房间窗口都有花槽开满各色小花在阳光下灿笑;我担心她太过亢奋,老师却说安排旅游行程让她活络脑袋,免于失智。

于是,我们来了,来到她念念不忘的圣沃夫冈湖,她却睡著了。

夕阳渐渐沉入湖面,我閒坐露台一口一颗绿葡萄,天际幻化著紫红彩霞,黯蓝夜色覆盖湖面……听到老师起床窸窣走来我身边的躺椅坐下,飞越千里,湖景就在眼前,不急,明天还有一整天呢。
   
  • 文章评论

  • 我要评论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