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会员:sss188  等级:  点击:  2017-9-29

那年我在出版社工作,和同事淑仪只是泛泛之交,有一次她喜孜孜透露刚买一间小套房,请木工师傅做了个双层书柜,并翻阅著手上装潢书给我看:“诺,就像这样子!”我由衷讚美一番:“美观又实用。”随口说新居落成必登门拜访,她满心欢喜:“等你来哦!”

几个月后,她邀我至新家便饭,我当时正被公事与杂事夹击得焦头烂额,哪有閒暇赴会?我藉机推辞,她也不再强人所难,不久,她离职赴美进修。

多年后某天,我走在台北街头,路边有个房仲递给我一张售屋广告单,一再向我游说附近有间小而美的好宅,我像被下迷药似的,傻傻跟著她去看现场。一进门,前后双层活动书柜吸引了我,听见仲介小姐的声音忽远忽近:“喜欢吗?因为屋主在美遇害,她的亲人想快点处理房事,价钱方面好商量。”

这时我正顺手从书柜抽出一本书,翻到内页,“淑仪藏书”四字跃入眼帘。心一惊,手一滑,书本落地。仲介俯身拾起:“你不要怕,屋主是在国外遇害,所以这不算凶宅。怎样?还喜欢吗?”我脑海一片空白,久久说不出话来。

我从来不信鬼神之说,却为这事寝食难安,跑到行天宫收惊,看到书架上玄空师父在《万般由心》裡开示:“做朋友要讲诚信。”不禁汗颜不已,往后我自当更重然诺,以免造成一辈子的遗憾。
   
  • 文章评论

  • 我要评论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