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会员:sss188  等级:  点击:  2017-9-12

从有记忆以来,两脚足迹不曾离开宝岛台湾,唯职务需求下,首次破浪六小时登上“东引”。

因著这机会,我得以踏足国境最北边的领土,利用短暂的休假时光,按旅游网站索引,企图双脚踏遍每个景点。汪洋大海中的小岛,景色自不在话下,但最令人向往的,还是当地人文风情,让我陷入回忆的潮流中无法自拔。有这样的感受,源于我对祖父的记忆。

国共内战时爷爷随国民政府播迁来台,从他一口长乐话(福州当地方言),便知家乡在何处。爷爷来台后除工作与人交涉外,多和家人讲方言,有时也会夹杂国语交错使用。儘管我对长乐话一窍不通,但喜欢依偎著祖父听他细说过往,享受这般语言薰陶。对祖父而言,我这小孙子大概也是他的最佳听众,所以没上课的日子常被叫去听他讲古。

到了东引后,在南澳听见那久违且熟悉的语言时,先是整个人被定住,然后猛然回头,看见与祖父相似的背影。那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先生,我俩对望,互相点头微笑,与祖父之间的回忆,便这么涌上心头。彷彿他透过某种方式与我接触,又彷彿冥冥之中注定我要调来这裡。眼眶些许湿润,但心情是愉悦的。

事后才知道长乐话也是东引当地的方言,虽然距离原乡遥远,但这声音让我再次找到自己与祖父之间的连结。
   
  • 文章评论

  • 我要评论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