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会员:sss188  等级:  点击:  2017-9-29

“今天我们要分享一个创业理念,一个新型态的共享平台,一个关乎人类伟大未来的革命性创新!”

帅帅酷酷、长得活似金秀贤的小伙子摆摆手,算是向台下满满的人致了意。但听众还是不吝持续给予热烈的掌声。现场瀰漫著像直销说明会般的热烈气氛,彷彿那个“Yes we can!”的精神已然深植进每个人的脑海。

她心裡暗忖:这是真的还是假的?真有这么多人相信这个游走在道德法律边境的商业模式能够成功?

斗大的标语悬在台脚:“拥抱有爱的时代,网罗更多的人才,加入我们的平台!”台顶搬的戏却正方兴未艾。

“现在是全民创业对抗不景气的年代。但所谓新创产业,很多只是一味抄袭『设立网站当中间人,然后赚取佣金』的模式,一窝蜂竞相争夺既有的、触手可及的、进入门槛太低的民生服务产业,想切入他们的供应链与销售渠道分一杯羹。”

“这种新创不仅缺乏创意,也造成僧多粥少,利润微薄,甚至回头挤压到年轻人、小商店主、二度就业者等弱势族群的获益空间。你想想:明明消费者就只愿意出五十块钱买一碗麵,你还硬要从裡面分走几块──最糟糕的是,当大众的线上购买习惯形成之后,大财团再挟其既有的实体渠道流通优势,泰山压顶般镰割市占率。你看看这些血淋淋的例子:优步之于计程车,空腹熊猫之于小吃店,加上乾洗冲印买票租屋,这些,无一倖免地,都落入了杀价竞争,然后回头再来欺压生产者,强迫资本不够雄厚的人挥泪退出的微利陷阱。”

年轻人继续铁口直断:“根本原因是因为这些线上的服务产业,它们都不够特别──以经济学的术语来说,无论是交通或餐饮,都不是真正稀有的财货。他们的可替代性太高……请教大家,那真正稀有,一去不回的事物是什么?”

像是体察到了在场观众的热情,他伸出右臂,夸张地向前挥动并说出答案:

“时间!这个人类亘古以来,无法取代,愈用愈少,一去不回头的东西。更重要的是:时间无比残酷,什么一寸光阴一寸金、花开堪折直须折、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都在感叹时间的特性:一过即逝,永不重来。”

“但其实时间是很悠长的啊。特别是现在医药这么进步,如果每人能活八十年,要数多少馒头?而且,时间有个自相矛盾的性质:计量单位与消费单位是不平等的。名目上我们用精确的『秒分时天』来计时,但在使用时间的时候,却是含糊而不科学地跟著感觉走:『一盏茶』『一主香』『一顿饭』『一会儿功夫』『我一下下就好』等等。所以我们总是被压得气喘吁吁,感觉时间怎么样都不够用。”

“关键在于:这么多时间,真正有生产力的,却只有青壮时期那二、三十年。而且,很多时间,都被虚掷了。”

“时间就像台湾的自来水,不是供给太少,而是浪费太多。每件事情都有前置作业──煮饭要备料,饭后要洗碗;运动前要热身,运动后要cool down;婚前谈恋爱,婚后还得时不时假装浪漫;休假前无心工作,放假后却还要花时间作收心操才回得到正轨。而这些没有生产力的时间浪费,我们便以『慢活』『平常心』『细水长流』『妈妈的爱心』等藉口来包装。”

“而我们公司提供客户,不,是提供给整个社会,对于时间的稀有性一次性的解决方案──当然不是科幻小说裡说的时间旅行还是时间存储器──让閒到发慌的人,特别是寂寞的中年熟男女,将多馀的时间存下来有空再用。那些,只是骗小孩子的玩意儿。”

“我们没法子製造更多的时间,而是减少浪费,增加时间分配与运用的效率。”

“而如何让资源配置效用极大化?终极的关键,一直是,也只能是──金钱。『看不见的手』能在冥冥之中完成千百个父母教诲、学校洗脑、大师开示,或经济计画,所夸夸其谈的『时间管理』作不到的事。当人们自觉到自己的每分每秒都有价的时候,自然就会把时间花在最有效率的地方。”

“简单地讲:我们的平台,协助会员将自己的时间切割,分类,订价,然后上网竞标。”

“这个,早就已经在职场与感情市场发生──律师顾问会计师按时收费;小姐应召马杀鸡论节计价;讲婚姻,我们用『一生』『这辈子』衡量成本效益。而民宿旅馆太空舱,不也早就分成日租短租纯休息的订价标淮,以吸引不同的客群?”

“想想这个伟大的时间平台可以造成的风潮──不同性别,年龄,职业,生命周期的会员,他们的时间标价都可以不同。比如说,明星名嘴万事通等公众人物的时间可以切得比较细──以十五分钟为单位,起标底价十万;而一般人则可以从四小时、半天,或包月的方式开始,起标底价二百。当然,我不是说大人物的价值就比小螺丝钉贵那么多──重点是大家都一概平等,一律上网,所以一切透明。”
   
  • 文章评论

  • 我要评论

  • 相关文章